脑洞不小心

《时间金融学》_1

1

多年以后,回想起那个炎热的午后,许焱会认为那只是自己幻想出来的童话。

 

六七个手持武器的男孩,堵住了小巷子的两个出口。他们拿着砖头、棍棒和碎酒瓶子,叫喊着,要抓住许焱。

许焱知道,躲在植物从中可能不是很好的办法,但是,被抓住挨揍是个更坏的主意。

情急之下,他一头钻了一堆茂密的灌木。

 

那大片浓密的植物枝叶之下,似乎有个比想象中大得多的空间。他一钻进植物丛,就一头载了个倒载葱,他结结实实摔了一跤。

这一跤摔得他有些七荤八素的。

“他们为什么追你?”一个声音问道。

许焱吃惊的抬起头,看见一个穿蓝布衣服的老年人。他只记得那个老头个子不高,笑眯眯的,态度很和气。

 

“大爷,让我在你这儿躲一躲!”许焱对那个老头请求说。

老头子笑眯眯的,“你干了什么?”

许焱说:“我赌牌,赢走了两个人的学费,他们说我出老千。”

老头子笑了,似乎觉得这很有趣,

 

“别的孩子打赌,顶多赌一个冰淇淋或游戏币什么的,你赢走了人家一学期的学费,你觉得家长能放过你?”

“刚才他们打我的时候,书包掉进河里了,钱都漂走了,想还也没钱还给他们。”许焱说,“我老爹躲债去了,我需要给自己挣学费。”

 

这时候,植物丛外面传来男生们的声音:“怎么回事?许焱人跑哪去了?” “一定是钻进草丛里了!”

老头看出许焱眼中的惊慌,“别慌,跟我来吧。”

在老头的身后,一幢破旧的小房子出现在许焱眼前。

 

那是一幢旧商店式的小屋,有着混浊的玻璃门和陈旧的木柜台。在小屋前门外,有块手写的立牌,只有四个字:“时间当铺”。

这是许焱第一次碰到时老头和钟梨时的场景。

 

很多年后,许焱记得时老头对他说过,“你一定觉得自己很穷吧?其实,你一点也不贫穷,12岁的少年,比世界上大部分成年人都要富有。”

推开当铺破旧的门,阳光照进铺子里,照亮了一张明媚的小脸上,一个12岁女孩听到声音转过头来。

时老头笑着说,“女娃娃又来照顾我老头子的生意啦。”

12岁的女孩笑盈盈的说,“嗯呢,我来看看,有没有新到货的时间!”

 

当时,许焱还充满迷惑的在店里四下张望了一下,“这里有什么可买的东西呢?”

他只看到很多的瓶瓶罐罐。虽然商店的一切很旧,但那些小瓶小罐都是很新的,表面倒映着闪闪发亮的光。

时老头说,那些瓶子里,都是被人们当掉,但又无力赎回的时间。

 

许焱惊讶的想,从来没听说过,这里有个外貌平平无奇的老头,经营着一家小小的店铺,做着关于时间的小生意。

“如果你真的缺少金钱,在我的店铺里,可以用时间来换钱。”时老头介绍说。

 

对于12岁茫然无知的孩子来说,拥有最多的就是时间,拥有的最少的则是金钱。

在你拥有大把时间的年纪,钱包里往往空空如也。等当你拥有了财富和丰裕的物质生活,你拥有的时间却越来越少了。这就是人生。

 

面对‘时间当铺’这个新鲜的概念,许焱没有头脑顽固到认为太过于离奇,相反,困窘太久的他,立刻想到的是自己饥肠辘辘,还欠着一个学期的学费。

还有空空如也的冰箱,自己没有着落的晚餐。

他马上问道:“我的时间值多少钱?”

 

时老头说,“时间非常值钱。12岁充满活力的时间,很多人想要。卖掉一年,可以解决未来所有的学费和生活费问题。”

这意味着,在父亲消失的日子里,许焱再不需要去偷,去骗,也不需要从同学身上动用什么不太光彩的赚钱办法了。

 

“哇!出售时间的人!”钟梨兴奋的叫了起来,她眨着明亮的大眼睛,“老板老板,如果出售自己一年的时间,他身上会发生什么?”

“他所拥有的时间会少掉一年。”时老头说,“如果你原来能活到81岁,那么现在80岁的时候就会死。……对于大多数人来说,这是件好事。”

在当时,许焱听不懂时老头说的这最后一句。

 

大多数人,生命的最后几年,在病痛与衰老中挣扎,生命质量都是很低的。

但也有很多人后悔卖掉时间。

因为人越是接近死亡,就越是害怕死亡。

 

年轻的时候,卖掉时间无所谓,但当年老离死亡越来越近时,这些人会不惜一切代价换取多活一年,这时候,会十分后悔自己曾经卖掉过时间。

对于12岁的许焱,压根想不到这些问题。几十年以后的事,谁还管那么久以后的事?

对于许焱来说,眼下的生活才是迫在眉睫的。

 

在那个有些炎热的下午,许焱卖掉了自己一年的时间。

许焱看到属于自己的时间,被时老头用一个机器抽取,并存储在一个银色的容器中。

 

两个少年跟着老头,走到了店铺后面的仓库中。

许许多多那样的容器,像图书馆一样整齐的排列在货架上。这些时间曾经属于各种各样的人。

钟梨清脆的声音响了起来,“时老板,我要购买刚刚许焱出售的时间!”

许焱有些震惊,“你才12岁,干嘛要买时间?”

时老头穿着蓝色工作服,和气生财的看着两个少年。

钟梨说,“每个人的时间,都有不同的味道,来跟我一起品尝吧,我请客!”

 

时老头笑眯眯的,递上一只晶莹半透明的棒棒糖。

时间从银管中被抽取出来,加工后,制成一个棒棒糖的模样。每一个棒棒糖里,都有一个陌生人1小时的时间。

钟梨说,“每个人的时间,味道都是不同的。因为,每个人对待人生的态度不一样。”

许焱与钟梨分食了一小碎块棒棒糖的碎片,当时间在舌头上融化后,许焱感觉到周围的一切都静止了,

 

“这是属于我们的一个小时!”钟梨拉着许焱,从后门走出了当铺,

外面是一整个炎热的夏季下午,参天的大槐树和脚下的草地似乎都比平时更好看,两只蝴蝶在空中静止着,

 

许焱感觉到这个世界,每一个细节都比平时丰富许多。他感觉到草丛拂过脚背的细腻触感,感觉到蜻蜓点过水面的涟漪波纹,感觉到天上云朵的模样像个只有一只耳朵的老鼠……

这些细节都是他平时根本注意不到的,在此时,这个世界里所有的细节都被放大了。

“这是一个年轻女孩子的时间,”钟梨说,“在她眼里,每一个细节都很重要!”

 

然后,钟梨拿出另外一个棒棒糖,两人分吃了糖块里的一小时。

顿时,整个世界的细节全都变了。

这个世界所有的细节都隐去了,许焱感觉到了某种巨大的宁静感,仿佛整个天地不是天地,而是一个鸡蛋壳的内部。

 

虽然这个世界本来已经是静止的,但此刻,天地更加寂静无声,

许焱听到自己身体里的血液在流动,他清晰的听到自己咽口水的声音,整个喉咙的滚动,他听见自己呼吸时肺叶扩张的声音。

“……好像变得不像一个真正的世界了。”许焱说道。

“这是一个和尚入定的一小时。”钟梨说,“在禅定的情况下,自己就是整个世界。”

 

接下来,他们品尝了第三个棒棒糖,是一个死囚被处决前的一小时,整个世界变得十分恐怖。

两人能够感觉到,看这世界的每一眼,都充满了求生的渴望。焦灼的渴望能够活下去。世界充满绝望。

 

第四块棒棒糖是一个充满思念之人的,整个世界充满浓浓的爱意。

“……相思……是这个样子的。”钟梨用手指支着腮说。

当时间的糖块全部溶化完之后,整个世界又动了起来。

 

时老头还是那样笑眯眯的看着他们。

“等等!钟表上的时间……”许焱指着墙上的挂钟,失声喊道。

他们在3点01分开始品尝糖块,现在是3点02分。

 

明明两个小时过去了,但这两个小时都是‘借来的’。

出售时间的那些人,失去了这些时间,而许焱和钟梨享用了不属于自己的两小时。

使用借来的时间,和主世界的时间流速是不一样的。

 

“是不是很长见识啊?”钟梨得意的说道,

她手里握着一把棒棒糖,也有属于许焱的一块,不知道她尝到许焱的时间是什么样的感觉。

 

 

突然,门外砰砰的响,有人在拍当铺的门。

“老板!老板!”门外的人喊道:“让我再卖几年的时间,我需要钱……”

老头脸上和蔼的笑容突然消失了,“你们呆在这儿别动。”说完老头急匆匆的走出门去。

两个少年听着门外,老头与那个敲门人的对话。

 

“你不能再卖时间了,你的时间不够多了。”

“不行,我需要钱,那些追债的快弄死我了,我儿子也开学了,我得凑学费……”

争执的声音越来越响,最后吵了起来。

 

那个人开始咆哮,并且威胁时老头,“你要是今天不买,我就弄死你……”

时老头诡异的一声不吭。

接着,传来那个人剧烈的咳嗽声,“我……我……喘不过气……怎么回事……”

“你的时间已经到了尽头。”时老头冷冰冰的声音。

扑通。那个人倒在了地上。

 

两个孩子从屋里走了出来。

时老头没有回头,他看着地上刚刚死掉的人,叹息说:“这个家伙……每次卖时间得了一大笔钱,就去赌博……卖光所有时间就是这个结果。”

许焱站在那儿,脸上毫无表情,“他是我的爸爸。”

 


评论(2)

热度(89)

  1. 共2人收藏了此文字
只展示最近三个月数据