脑洞不小心

时间金融学_77

许焱急切的喊道: “我们……还没有失败,我还可以重头再来,我……”

数学家摇了摇头,简单的下定结论,“已经失败了。”

 

“您会抛弃我们?”许焱急切的问,“就像抛弃那些失败的时间线一样?”

“是的。”

 

许焱急了,“请你不要这样做!我们还需要你的技术,这个世界还需要更多的时间,请你不要抛弃这条时间线……”

一但被数学家抛弃,这个时间线,就真的没有再度崛起的机会了,

 

世界会在灾后苟延残喘很长一段时间,接下来要艰难的发展。在经历过那种无穷无尽时间可用的阶段后,原来那种缓慢的,靠人类自己慢慢发展的模式,实在是太原始,太慢了。

 

可是,数学家没有听许焱的哀求,他站了起来,解开了外套的两颗扣子。他的大衣向两边分开。

许焱惊呆了。

 

在数学家的大衣里面,能看到数学家的身体,那不是人类的身躯,而是布满了零件和光滑的银色机械构件。

“您是一个机器人?”许焱惊道。

 

数学家和以前一样,没有表情,

“这样你就明白了,再恳切的哀求,对我都是没有用的。我只是一个机器,我只寻找最优的投资标的,这条时间线已经没有价值了,我也永远不会再来这条时间线了。”

 

“可是我所做的一切,都是按照你的要求和吩咐来做的!”许焱大吼道,他顿时充满了愤怒,“难道这个世界变这样,你不应该也负担起责任吗?”

 

数学家看了他一眼,“我应该负担什么责任?我投入了我的资源,给了你们科技,告诉你们发展的节奏,制定了发展的策略,但是你们搞砸了,”

 

数学家的意思是,他并不在乎加速发展可能会给这个世界带来什么灾难,他只在乎有可能的高额回报,如果不成功,灾害效应则不是投资家关心的事。

 

许焱愤怒的看着数学家,“你说你做了投资家该做的一切,我也做了我该做的一切,开矿,投放时间,让世界繁荣,您也没有错,我也没有错,那哪里错了?”

数学家想了想,回答说,“谁也没有错,但时间是不讲道理的。”

 

不是每个人都做了该做的事情,结果就一定会是美好的。未来不会给你承诺任何结果。

数学家想了想,又说了一句话,“不过,我可以为你做一件事。我可以帮你在法庭上说句公道话,让你被判得轻一些。”

 

“您在说什么?法庭?判轻一些?什么意思?”

一个声音突然在他背后说道:“你马上要被时间法庭审判了。”

许焱猛的回过头来,看见时老头出现在背后。

 

时老头说,“本来我应该直接开始逃亡的,不过在帮你找救援的时候,我听说了另一件事,觉得要过来告诉你一声。

 

“第一,帝国的救援是不会来的,你已经知道了。第二件事就是,这个世界虽然不会灭亡,但是你触犯了帝国法律,他们马上就会来抓你了。”

许焱听了一脸了茫然,“我触犯了什么法律?”

 

时老头说:“你触犯了《时间管理法》,原因是你对时间的盲目运营,导致了几乎让世界毁灭的灾难。那本法典有几万条之长,谁也没法完全的了解那本法典的内容。”

 

许焱茫然道:“我压根就不知道帝国有什么法律,帝国也从来没有管理过我们!”

“法律不会因为你不知道就无效。是的,帝国从来没有管理过这条时间线,但是……时间是不讲道理的。”

 

时老头看了看表,“我一定得走了,不过……我还了解到一件事。” 

“什么?”

“你将成为帝国监狱里一个传奇性的罪犯。”时老头笑了笑,

“如果有天我被抓住了,也许我们能在时间监狱中再次相见。再见,许焱。”

 

 

 所有来自未来的人,都走得干干净净,书房里又只留下了许焱一个人。

许焱沉默的走出书房,整个豪宅里也空无一人,所有人都逃难去了。

 

许焱想着,自己原来一无所有,到现在又重归一无所有。

他曾经得到过很多很多的时间,也同样失去了很多很多的时间。

 

12岁以前,他对时间一无所知,现在对时间仍然一无所知。

他给这个世界带来了很多,但同样让这个世界失去了很多。

他曾经改变过许多人的人生,但又什么都没改变。

 

世界曾经快速的发展和繁荣过,像个泡沫,但是泡沫破了之后,世界将倒退回许焱曾经来过这个世界之前的样子,

 

他们从太阳挖走了不计其数的时间,现在所有的时间也都灰飞烟灭。

他什么也没有带来,什么也没有留下。

 

他12岁出现在时间当铺的那一刻,正如不久之后他被时间法庭悄然的抓走,都没有目击者,

许焱悄然的来,悄然的去,仿佛在这条时间线上,他从不曾存在过。

 

【本文完】

 

 


时间金融学_76

末日倒计时,20小时。

 

突然,几只神奇的球体穿越时间,来到了这个时代,悬浮在空中。

许焱激动万分,“帝国来的机器!我们有救了!”

 

他发疯一样的跑到楼顶,由于距离神奇的球体太远,所以他还找了一架望远镜,开始远距离观察。

 

那些球体似乎没有推进装置,也不喷火,但是可以任意的到处飞行,似乎是反重力装置。

许焱觉得它们和以前传说的UFO非常相似。

这些机器到处飞行着,然后不时的发出光来,进行扫描,然后又迅捷的飞到别处,开始进行扫描。

 

这些球体扫描了一个个的人,扫描了灾后的建筑、扫描爆炸区域,扫描了各种各样的人和事务,接下来,什么也不做,开始向另一个城市飞行。它们一路只作扫描。

很多媒体都报道了这事,很多人甚至用手机都拍到了这些球体。

 

许焱的激动渐渐有些冷却了,他似乎意识到,这些机器根本不是什么救援。它们想干什么,他完全想不明白。

 

这些球体的扫描进行得越来越快,有人注意到,凡是被它们扫描过一遍的类似东西,比如倒塌的大楼,它们就不会再扫描别的倒塌大楼了,而是只寻找新的东西。

很快,这些球体分散合作,快速推进,绕着整个地球转了一圈。

 

许焱站在房子的楼顶,看着几个球体最后回到了面前。然后,这些球体吐出了一枚晶片。

许焱看到了球体上面的一行字:“帝国历史档案馆”。

 

许焱整个人都懵逼了,“我操你大爷!”他冲着那些球体大骂道。

 

几个球体合一,打开穿越时间之雾,消失在这个时代。

许焱捡起那个晶片,哭笑不得。

 

那根本不是什么救援,是历史档案馆过来拍照片的,好让他们存档。

“我……(*&…#¥#…)*%¥”许焱一口气骂了15分钟的脏话。

 

他手里的,是一个时间切片。就像许焱以前送给今意芩的礼物,可以记载1秒钟的时间。

 

许焱回到房间,打开幻灯机,插上那枚切片。

他一张面孔一张面孔的观看整个世界的1秒钟。

 

哭泣,绝望,拥抱,仇恨,

惊惶,厮杀,祈祷,哀悼,

悔恨,麻木,恐惧,专注,

凝视,发呆,憧憬,希望,

告别,无奈,撕心裂肺,天真无邪,

无辜,沉沦,苦难,无知,

流血,垂危,亲吻,谋杀,

诅咒,埋怨,最深切的爱,最狂暴的怒,

最沉重的悲,最恶毒的恨……

……

一张张的脸,数不尽的脸。

 

看着看着,许焱突然哭了,他从来没哭过,但他的眼睛一下子花了,

他想到,这几十亿张面孔中,缺失了一张最重要的面孔,那就是老乔的面孔,

 

老乔在面对着太阳喷发的那1秒的面孔。

老乔在面对自己死前的最后1秒,压根没有恐惧和悲伤,而是果断的打开了高维视窗,他清晰的看见了接下来太阳喷发导致的一切,然后给许焱发了信息。

 

老乔对世界即将毁灭似乎并不怎么在意,他只是物尽其用的,利用好了最后的1秒钟。

老乔和很多年前,那个在黑市仓库的样子一样,头发脏乱得像个拖把,神情像中学生一样纯净而专注。

 

 

许焱从来都不信神,但他第一次,诚心诚意的祈祷起来。

曾几何时,他风光无限,连国家首脑对他也客客气气。那时候,许焱以为自己是时间的王者。

 

但眼下,他最终悲哀的发现,自己什么也不是。

他是真正的感到绝望与无助,

年轻的时候,许焱也曾经心中嘲讽过那些诚心向神祈祷的人,祈祷有什么用?祈祷有用的话,还要科学干嘛?

 

但是当此时真正走到绝境之时,许焱才知道,在真正无助和走到绝境的时候,你唯一能做的事情,只有祈祷。

为了不让自己马上疯掉,只有祈祷

 

这时候,他突然听到一个声音说,“这个世界不会灭亡的。”

许焱几乎是听到救星的声音一样,猛的转过头,在那张空了很久的椅子上,坐着一个人。“数学家先生!您来了!”许焱叫道。

 

数学家和以前一样,脸上没有一丝表情,他看了看茶盘,发现上面没有像以前那样斟满香喷喷的新煮好的茶,似乎有些遗憾。

 

许焱扑了上去,“我们已经没有别的路可走了,整个世界坠入深渊,我已经绝望了……”

数学家慢慢了摆了摆手。

 

“太阳的喷发物,受到金星引力,发生了偏转,最后,喷发物会擦着地球的边掠过,有一部分会对月球造成很大的打击,但不会直接击中地球。”

 

听到这句话,许焱身上仿佛有千斤的重量,突然被释放了。他无力的坐到椅子上。他的情绪被压抑得太狠了,短期内,他还感受不到劫后余生的欣喜感。

 

但是,数学家的脸上并没有轻松的神情,而是冷冰冰的看着他,

“很遗憾的是,我在你这条时间线上的投资,却失败了。”

 

在数学家眼里,他看到的是一个伤痕累累受过大灾的地球,

更重要的是,BB集团破产了,戴森网及全部的矿机都损失了,所有的资产均已经湮灭。

 

地球社会在灾后,恐怕要倒退到1999年那样的生产力及生活水平。

简言之,时间线的投资失败了。

 

 


时间金融学_75

末日倒计时,30小时。“方舟计划003项目需要请示……”

“时间市场与时间央行的主管需要请示……”

“联合国秘书处希望与您通话……”

“太阳观测部门有新情况,需要讲示……”

 

如排山倒海般的请示,要求,通话,……无穷无尽。

许焱坐在他的椅子上,面无表情,

有无数张嘴,吐出无数个词语,无数的惊叹号,无数的问号……

可是,许焱一言不发。

 

那些来汇报的,来请示的,来协商的,都眼巴巴的看着许焱,眼神中仿佛在说,“怎么办?下一步怎么说?你还有什么底牌?快告诉我们啊。”

可是,许焱无论听了多少话,都还是一言不发。

我不是神,我也没有办法了。

 

突然,许焱发现自己的右手,在自己无意识的情况下,握着笔写下了四个字:

“有借有还。”

 

这是宇宙的第一规律,任何人都要永远记住的。

 

你现在消耗花掉的时间,一定是要将来归还的。

你在时间当铺里卖掉的时间,一定果用寿命来偿付的。

你提前得到的一切,富裕,荣华,高高在上,一定是要偿付代价的。

 

你为这个世界带来的大量的时间,让整个世界加速,进入繁荣,你提前使用了这个时代不具备的技术,你从太阳那里挖走了大量的时间,是一定会承受某种后果的。

 

你提前预支了所有的财富、享受、你让整个世界都提前预支了未来的繁荣、经济成长、富裕,……消耗掉的,就一定要从某个地方偿还回来。

 

 

随着全球库存耗尽,BB集团正式宣布,全面违约,

也就是说,BB集团破产了。

这一结果虽然意料之中,仍在全球引起巨大震撼。这可是全球第一集团,在繁荣时代,是人们视为神一般的存在。它居然违约了?

 

随着集团违约,全球各地BB集团及下属子公司的所有建筑,遭到了一轮打砸抢,心怀怨气的人、涌向公司的建筑,他们现在肆无忌惮的砸玻璃、冲进大门袭击工作人员。

 

这时,许焱的住宅迎来了一位稀罕的客人,

许焱看见时老头缓缓的走进他的书房,许焱目瞪口呆,“我还以为你肯定跑路了呢。”

 

许焱早就知道,时老头根本不是这个时代的人,时老头也赚了不少钱了,完全可以躺着睡大觉。碰到巨大灾难,直接卷款跑路就是了。

 

时老头呵呵一笑,“我是准备跑路了,但走之前,我还是想来看一下你。”

许焱也冲他呵呵了一下,你跑就跑吧,还专门过来说一声,你是成心来气我的?

 

时老头说,“需要我帮你到帝国去呼叫救援吗?”

许焱直接跳了起来,“还可以呼叫救援?你怎么不早说!”

时老头说:“我可以帮你去呼叫救援,但帝国不一定会来。”

许焱一听,心里又凉了半截。“就算整个世界毁灭了他们也不会来吗?”

 

“只能试一下,什么也不能保证。”

两人相对黯然。

 

许焱突然说,“你在躲避的,就是帝国吧。” 

这次,时老头没有逃避问题,坦然回答,“是的。因为我是一个逃犯。”

许焱好奇道:“你究竟干了什么?”

时老头没说话,只是指了指自己的脸。

 

许焱顿时明白了。他以前问过时老头,为什么年轻了十岁,

如此回想起来,在许焱12岁碰见他的时候,老头已经是个逃犯了。

 

时老头人为延长了自己的寿命,代价就是,在这些延长了的寿命里,他只能不断的逃亡,逃避来自帝国的追捕。

 

许焱问:“你去帝国找救援,不是把你自己曝光了吗?会不会因此被抓?”

“我藏了一辈子了,被抓是迟早的事情。”时老头有些失神的说,然后他马上再摇了摇头:“放心,这次我应该还是不会被抓住的。”

 

许焱和时老头紧紧握了握手。

从许焱12岁遇见时间当铺时开始,他的一生就彻底的改变了,甚至连这个世界的命运都被一起改变了。

 

如果许焱从未遇见过时老头,一切是不是都会不一样,所有的繁华和眼前的末日是不是都不会发生了呢?

时老头走了。

 

 

末日倒计时,24小时。

 

在地平线的远方,一艘又一艘的火箭连珠炮般的发射。地平线的夜空不停的被火箭尾焰照亮,

那些富豪们建好了飞船,把全家装上火箭,也没有经过什么全面训练,就开始争先恐后的逃亡。

 

很快就发生了悲剧,两艘火箭抢同一个发射窗口,结果在高空8千公里高度相撞坠毁。

有些富豪太太们一点火起飞,就受不到剧烈的冲击,张嘴把早饭吐了一身。等到火箭进入无重力区域,那些呕吐物因为失重,飞得满舱都是。

 

同时,数百万人开始向地下转移。刚刚挖好的地下城不可能设施完备,这些人进去后过着连抽水马桶都没有的艰苦生活。

在不够完善的地下城里,许多人直接倒马桶在路上,搞得整个地下城臭气熏天。

 

向另一个半球大迁徙的超大规模运输也已经持续很长时间了。数亿人完成了迁徙,但更多的人是抢不到船票。飞机票就更别讲了,

每天在码头,为了争抢上船的机会,都会暴发大规模的恶性斗殴事件。连镇压都镇压不住。

 

而有幸被运输到另外半边地球的人们,则遇到了难民融入当地的问题。

当地人十分排斥自己的国家和领土上出现大群大群的难民。饥寒交迫的难民不得以团结起来,形成上百人甚至数万人的暴力团伙,向本地居民开战,甚至直接涌入一个城市,抢劫食物和一切生存资源。

 

很多城市都开始戒严,但戒严根本没用,要知道难民不是以万计数的,总量可是几亿人。

 

在沿海城市,船只不断的放下新的难民来,难民多到都没地方立足了,整个海岸线密密麻麻全是人,一些新来的只能站在水里,都上不了岸。

 

 


时间金融学_74

没错,老乔预言的大批的毁灭性喷发物要在36小时后到达,但在此之前,太阳的小量喷发物已经到达了地球。这一批喷发击中了 ‘位于背面’的城市。

 

这是无可避免的。因为地球是在自转的。

大量喷发物到达之前,小量喷发物时不时的击中地球,众人眼人视为彼岸的整个城市,在火焰中化为乌有。

 

这一批小型喷发物,受到大气的影响,被撕扯成十来团巨大的能量浆,分别击中地面,有的击中了山脉,有的击中的城市。

 

余大胆也在逃难群体中,不过,他是有钱人,他不是坐船来的,他是坐飞机来的。

他专门挑选了一个城市,这个城市是他新建的,他在全球建了100个星安城,而眼下这个城市,是他最喜欢的一个城市。这个城市也有一个星辰塔。

 

他站在星辰塔的顶端,骄傲的望着四面的地平线,心想着,自己的一生最终还是没有白过。

这时候,太阳的喷发到达了地球。

他眼睁睁的看着,整个城市立刻 变成火海,

一块砖头,一块玻璃都不会剩下,无论当初重湖地产集团花了多少人工,花了多少时间,花了多少代价去建设它,在太阳的愤怒下,消失只需要一瞬间。

 

余大胆绝望的看着,突然,他愤怒的大吼起来,

“不!不!太阳,你别想击败我!”

 

他疯狂的吼着,

“我才七十岁,我还有时间,等到末日过去后,我会把这些城市,再一座一座的建起来!我会重现人类的光辉!我会建比星辰更高的大楼,我会修比星安更繁荣的城市!我还能建造!我要建造更多!”

 

他正在大喊着,突然发现自己在燃烧。是的,他的头发在燃烧,他的衣服在燃烧,向下一看,脚下的石砖也在燃烧,整个星辰大厦在燃烧。

他抬头一看,一陀巨大的太阳浆体,携带着100万度的高温,击中了这个城市。

 

 

末日倒计时35小时,整个世界,公开市场已经枯竭。银行与交易所里一分钟都没有了,所有的时间被一抢而空。

交易大厅与银行大厅里遍地狼藉,取不到时间的人打砸抢,把玻璃砸得一塌糊涂。连保安和警察也不管了。

 

在网站上,数亿个贴子在攻击和辱骂BB集团。

“BB集团是个骗子!”“还我时间!”

“还我时间!” “还我时间!” “还我时间!” “还我时间!”……就这一段话,四个字,在网上被重复了几十亿次,

 

 

BB集团总部大楼的外部,暴动人群已经达十万,人群鼎沸,还有人扔手制炸弹。不过,顶级金融集团的建筑都是非常牢固的,把大门一关,别说炸弹了,就算是军队来攻打,也得花几天时间。

 

在暴动的人群中,有一个女人离开了人群,她用头巾蒙着头脸,还戴着墨镜,她一个人挑小道,匆匆忙忙的跑着。她沿着一条外人根本不可能知道的小路,一路跑到了一幢大宅的外墙。这里的墙壁有好几米高,

女人摘 下墨镜和头巾,用力的对门上方的监控头挥手,

“救 救 我,是我啊,许焱!你还记得我的,对吧?”

 

这个女人,可是全球都知名的大明星,解黛琳。

许焱培养了她,但时间久了,解黛琳觉得许焱就跟爸爸一样,无聊之极,总是拿自己当工具。

当许焱放她自由后,解黛琳高兴极了,她没人管了,而且她自己能赚到的钱,也足以傲视世界,过上极为奢侈的生活。他们之间,从此后再也没联系。

 

直到世界末日的到来,解黛琳牢不可破的奢侈生活一下子被摧毁了。

她的助理跑了,她的保安也都跑了,后来,连吃饭都成问题了,因为厨师不仅跑了,卖菜的也跑了。她又不会自己做饭。

 

从新闻中,她看到十几个城市被太阳喷发物摧毁,这时候,解黛琳真的慌了。这时候,她意识到,这世界上,可能只有一个人有办法,只有那个人有办法保护她!

她连忙只身来到许焱的住宅前,拍着门,对着摄像头大喊,希望引起注意。

可是没人理她。

 

解黛琳不理解了,许焱一直是保护着她的,她要什么他都给,解黛琳想,只要两人见了面,她只要略施小计,有机会让他重新迷恋上自己,她的安全也就有保障了。

可是她在门外,使尽了各种办法,那扇门压根没开。

 

“许焱,你这个混蛋!你不是说过要一直呵护我的吗!”解黛琳气急败坏,对着大门疯狂喊道。

解黛琳不知道的是,许焱从来爱的就不是她,他爱的只是一种今意芩的幻影,

 

她另一点想错的地方是,许焱并不是这个世界上唯一有把握,能够确保一切安全的人。许焱自己也在绝望之中。

 

在大宅的深处,在最顶的一间书房里。许焱正在倒茶。

茶具上端着芬芒扑鼻的香茶,许焱一个人喝了一杯,又一杯。

 

对方那个座位上的茶杯,茶凉 了,许焱就替对方再斟一杯新的。一杯又一杯。

那个座椅,始终是空的。

 

“数学家,你去哪了?”许焱忍不住喃喃的说,“快来啊,我需要你!这个时间线需要你!”

不知不觉中,他对着那张空椅子说话的语气,已经近似于祈祷,似乎是在对一位不存在的神明,进行无用而虔诚无比的祈祷。

但是,每个人都知道,对神的祈祷,是向来没有用的。

 

 


时间金融学_73

赵田全力的踩死了刹车,同时,他另一只手还下意识的伸向手套箱,

因为里面有个时间球,只要他能捏爆时间球,就有足够的时间来应对交通事故……可是他没来得及。

 

汽车急打方向盘,还是一头撞上了大货车,只见火花四溅,令人牙酸的金属划破的声音,太快的汽车又撞上了第二部大货车。轰的一声响,又是轰的一声响。

两部大货车的车厢都被撞破了,大货车的车厢破裂,里面装载的货物——时间,像水箱打破一样,洪流般的浇灌下来,

 

这三辆货车,都是运时间的,正在加急往城里运送,属于战备物资。

“宝宝!老婆!”赵田拼命的嘶叫着,他被安全带捆住,被气囊压住了,他如狼嚎一般叫着,两部货车里装载的时间从他背后浇过来。一下子把他淹没了。

 

赵田被淹没在两部大货车装载的时间里,他一下子获得了几百年的时间,接着,时间大水一般的也淹没了妻子的孩子的尸体。

这是几百年的时间,比赵田自己携带的那点时间多得多了。赵田如意以偿的,可以在末日到来前,享受无尽的与妻子和孩子单独相处的时间,

 

他的头顶飞溅着鲜血,一边是妻子的尸体,另一边是被几乎压扁变形的孩子,他将在这个状态下,呆几百年之久,直到大货车里涌出来的时间耗尽。

 

 

很快,全球金融机构的时间库存都消耗殆尽。

“北美库存即将耗 尽,”“非洲库存已经耗尽,”“亚洲库存耗尽……”

 

这些报告送到许焱面前时,他没有动容,这是早就预料之中的事情,但他BB集团家大业大,底牌还没有用完。

他把这些没用的报告全部一扫,扔进垃圾箱,下令“动用战略储备的时候到了,”

 

经过军方、政府、科学界的广泛讨论,认为想要完全抵御太阳喷发,是不可能实现的,也不可能用个罩子把地球罩起来,所以,逃生,也就是诺亚方舟,是唯一有可能在40个小时内完成的办法。

 

全球已经有了三个大规模逃生计划。

方舟001计划,向太空逃难。这一计划,由全球那些最有钱的机构与富人执行。

有钱人自己有大量的时间储备,所以自己造火箭,自己出时间,随时造好随时走。

 

这一办法看似是少数人才能享有的‘高端’解决方案。但许焱知道这些人只不过是换了个地方等死。

逃到太空有什么用,怎么生存下去呢?太空里面可没有一个城市等着你们,

逃向太空的有钱人,只能与上帝对赌一把,就是太空喷发过去之后,他们还可以再返回地球,

 

方舟002号计划,由军方与一百多家基建工程公司联合执行,内容是:开挖地下城市。

因为整个地球表面会被摧毁,但是并不会毁灭地球本身。挖下地下是一种自然的反应。

 

但一个小的地下城市大概只能容纳数万人,最大的地下城市也不可能容纳一百万以上的人口。但是,没有时间多想了,干起来再说。

 

方舟003号项目,最可行的一个项目,这个项目就是:逃向地球背面。

 

要运输几十亿人到地球的另一面,这不是一个轻松的任务,BB集团的大部分资金与时间储备,全部用在这项工程上。

由于要跨越大洋,飞机能运的人是最少的,所以主要的希望还是在船只上。

 

一艘巨大的海运船,甲板有四个足球场那么大,平时,这样的船可以运输上万个集装箱,价值数十亿的货物,现在,全部用来运人。

为了争分夺秒抢时间,船上的生活条件就没那么好了。人挤人都堆在货舱里,货舱里又是闷热,人们又是晕船,空气中充满了呕吐物的气味,

 

在海上行驶几天后,所有人都病倒了一片。

在货舱里还算是幸福的, 在甲板上,人们全都蜷缩在集装箱里,

 

集装箱为了不闷死人,在箱体上开了几个孔用来通气。那些孔里,冰冷的海风从洞里不断吹进箱子,到了夜晚,寒冷逼人,每个集装箱里每晚都会冻死人。

 

关键是,整条船上装满了人,所以没办法到处乱走,所以吃饭上厕所全都成问题,甲板上充满了排泄物的味道。

眼看这条船驶过了整片洋面,就要抵达彼岸了,船上的人们都振奋起来。他们望着远方地平线上浮出水面,越来越清楚的大陆欢呼雀跃。

 

突然,甲板上所有人都失明了。

天空中出现了极强的闪光,然后,所有甲板上的人都觉得空气变热变烫,集装箱都开始变热烫手,头顶上出现了轰隆隆打雷的声音,像巨大的洪水从头顶掠过。

 

远处地平线上,万道金光耀眼的亮起。

有人惊呼:“城市被击中了!”

第一批太阳喷发物已经抵达地球。

 


时间金融学_72

在开完集团高管会之后,许焱急匆匆的赶回自己的办公室。突然他听到电脑里传来‘叮’的一声提示音,这意味着,周一上午的全球时间市场开盘了。

 

只见全球价格指数猛的暴跌,所有的产品所有价格都跌得稀里哗啦。但是短短几分钟后,突然,时间的价格指数转头向上,开始飞涨。

 

市场作出了正确的反应。现在,时间比任何时候都珍贵了,以前的时间像自来水一样,是充分供应,大家都无所谓的。现在,时间就生命,时间就希望!市场上的时间价格一路飞涨,曲线不断的抬高,再抬高。

所有的市场交易者都搞明白过来了。

目前,生存最重要的要素,是时间!

 

只见时间的价格不断的飙升,钱已经不重要了,在生命面前,谁还关心钱啊,有钱的集团与富人不断的买入,只希望耗尽自己所有的钱,用来多换一点时间,只见价格曲线简单是以直线在不断往上攀升。

 

接着许焱桌上的电话和他的手机噼里啪啦响成一片。他办公室电话有六条线,现在全部红灯闪烁,说明有人正在拨打,他还有三个手机号,现在也全满了。

 

咚咚咚,有人用力敲门。这个时候,已经没人讲礼貌了,没等他喊请进,外面的人就冲了进来。

“全球的银行、市场、期货大楼,全部都被人海包围了!”

许焱一下子明白了。挤兑。

 

可那些拥有时间的人,马上就明白过来了,这时候还赚个屁得钱啊,时间得供自己用啊!

所有拥有时间账户的人,全部涌向银行,把门围 得水泄不通,他们要把自己的时间提现。

 

而在市场和期货大楼门外的人,是同样的目的,他们的时间不希望在市场上交易了,他们要拿走,而那些买了期货的人,要求马上交割。……

 

所有这些时间金融机构的门外,都挤了成百上千上万的人,人们大喊着,骂着,打成一团……保安拼命的关上门,上了锁,都不敢开门。还好金融机构的门都是很强的,能抵御武器与炸弹的攻击,

 

“许总,怎么办?”来请示的人是集团负责管理这些部门的高管,那个高管建议说,“我认为现在应该关闭所有的柜台、提货机。拒绝所有的提现要求。”

“在这个紧急的时刻,一挤兑银行就垮了,”那位高管说,“干脆所有的提现要求全部都拒绝!”

 

许焱呆坐了好一会。在电脑上,他看到了一张照片,是那挤兑人群中,一个被人群的洪流裹胁的女人,

她好像看上去很绝望,也许她在银行里的账户小得可怜,根本就没多少资产,现在,这点点资产是她和她的孩子最大的希望……

 

“那些时间,本来就是属于他们的!开仓,有序提现。”许焱说,

“这个时候,我们需要首席经济学家……”说到一半,许焱诧异的说,“研究院院长呢?赵田这老小子哪去了了?一上午了还没出现?让他马上给我滚过来!”

下属找了一通,汇报说:“赵田不见了,家里人也都不见了。”

这老小子还真的是会看风势,大势不一好,就溜了。

 

在城里向城外的公路上,赵田开着一辆大的MPV车,车上载着他的老婆孩子,还有大量一包一包的行李。

“我们去哪啊,爸爸,”孩子坐在安全椅上问道。

 

“灾难就要来啦,”赵田说着,“爸爸才不会用这些时间去工作,去服务别人呢,爸爸带着找个安全的小地方,好好的过日子。”

孩子说,“如果世界毁灭只剩43小时了,我们还能去哪呢?还怎么好好过日子呢?”

“嘿嘿,”赵田得意的说,“这些年,爸爸可攒了不少时间了。”

 

赵田很鸡贼,他很明白,最基础的货币是时间,灾难的消息一来,他当即立断,在ATM机上取出了尽可能多的时间,还把床底下压的大量的时间挖出来。一装车,就开始带着老婆孩子往郊区赶。

 

在郊区,他有一个小房子,还有个小船。他储备的所有的现货时间,足够三个人都拥有25年以上的时间。

所以,世界还有不到2天就毁灭了,只要一家三口还有25年宁静团聚的时光,谁管它世界末日不末日呢?

 

“开慢点开慢点!”他老婆一直在副驾驶上不停的提醒。

突然,斜地里急转弯处跳出一部庞大的大货车,

“小心!”老婆尖叫起来。

在大货车的后面,轰隆隆又窜出两部大货车来。

 

 


时间金融学_71

星期一的早晨,天还没有亮,还没有到上班时候。

突然,整个城市上空,响起了尖厉的防空警报声响。成千上万居民被警报声从梦中惊醒了。

“发生了什么?”“是意外误 报吗?”

 

人们纷纷疑惑着,一边伸手擦着眼屎,一边打开了电视机。

在新闻上,令人震惊的消息正在播报,

“太阳发生史无前例的超大喷发!喷出物质大约占太阳总质量的万分之三!

 

“地球危在旦夕!人类危在旦夕!注意,这不是玩笑,这不是玩笑,这不是玩笑!BB集团联合全球八大天文台,向全体人类预警,人类有史以来最大的灾难正在来袭!这是比恐龙灭绝更具毁灭性的打击!

“倒计时,47小时!”

 

新闻主播平时气定神闲的状态完全不见了,一边播报,一边还惊恐的朝镜头以外的另一个方向看,似乎在求证着什么。

 

家庭里的孩子们首先被吵醒后表示不理解:“爸爸,电视里在说什么?”

父母们把孩子搂在怀里,回复说:“亲爱的,我们也不知道,”一边,夫妻两人交换着惊疑不定的神情。

 

就算让全世界人接受‘末日将来’这一信息,都需要很长的时间。

所有的电话、手机聊天APP一下子迎来了一波高峰,人们讨论着,与自己的亲朋联系着,找各种有政府职务的人打听消息。

 

地球另一半,几十亿人正在黑夜里沉睡着,但是大量的人深夜被吵醒了,因为政府通过手机消息、网站公告、深夜新闻等各种各样的方式,开始提醒所有还在沉睡的市民。

 

 

BB集团召开了高层会议。开始紧急商讨,

“我们现在还有46小时,一定不能浪费掉这46小时,这次毁灭灾难,可能比小行星灭绝恐龙要厉害很多倍,但我们要相信,人类和文明是可以生还并延续下去的!” 

 

许焱站在首席座位上,向全体集团高层说话。在这个巨大的会议室里,还有1百多个屏幕,那些是BB集团分布在全球的分公司高管,他们无法赶到,但都通过在线视频方式接入会议。

 

许焱一边说话,现场嗡嗡作响,所有的高管们也一片混乱,不知所措。在度过了一个美好的周末,突然周一早晨紧急开会,宣布这样一个世界要毁灭的消息,实在是超出了大多数人能够接受的程度。

突然,有人说,“新闻上播放了太阳矿场毁灭的画面。”

 

立刻有人打开了电视,当看到恐怖的太阳喷发,一瞬间将1.1万个矿机淹入火海,然后飞船一个接一个像炮仗一样爆炸的场景,所有人都仿佛一下子吓醒了。

他们意识到,末日可能是真的,不是危言耸听,顿时,恐慌情绪蔓延开来。

 

“大家的第一反应,不要让情绪失控,不要让自己被情绪控制!不要浪费时间,面对这个恐怖的消息,马上行动,时间珍贵,每1秒都是珍贵的,”

但是有人喊道:“46小时内,拯救整个地球,这怎么可能做得到啊!”

 

全场顿时乱起来,这个问题,许焱也回答不了。

 

许焱沉声说:“是的,现在全世界都需要时间,需要大量的时间。而我们还有库存,现在,就是该动用我们所有库存的时候了。马上开始向全世界最需要的地方,投放时间。”

首席财务官尖锐的问道:“是免费投放吗?”

 

时间是集团唯一最重要的资产,如果还不要钱,那整个集团在投放完之后,就灰飞烟灭,什么都不剩了。

许焱平静的回答说,“现在已经不应该考虑钱的事了。”

 

如果度不过这场大劫,连人类都不会有了,别说什么集团了。

很快,军方与大量的BB集团大型无人就开始在全世界各个主要城市活动起来,防空警报再次响起,政府向全体市民发手机短信通知:

 

“即将投放时间炸弹,请注意隐蔽!”

轰轰轰!一个个炸弹在上百城市的上空爆炸,爆炸后,大量碎片落向地面,大量的时间从炸弹中被释放出来,覆盖到城市。

 

通过这种方式,城市快速获得了大量的时间,原本只有45小时不到末日就要降临了,现在这些城市都获得了一个月左右的时间。当然,一个月对于这种量级的灾难是远远不够的,

时间炸弹投放在全球数百个最重要的城市,让所有人都有一个月的时间来想清楚问题,并作一切认为对自己对世界有益的事情。

 

炸弹投放完毕之后,全球宣布进入最高战备状态。世界现在就是战场。

 

 


时间金融学_70

整个船内响起了尖厉的报警声。‘危急!危急!飞船状态,危急!’

 

老乔伸手套上护目镜,直接扑到了窗舷边,从窗子往外一看,他惊呆了,

太阳正在吞没整个戴森网。

 

老乔知道太阳的喷涌有时候会高达几万公里,那种非常大的喷涌,温度能有百万度之高,如果击中矿机,一瞬间矿机就会被毁掉,如果击中飞船,船里的人没有生还的可能。

 

但是碰到这种事情的概率是很小的,相当于你在地球上碰到八级以上地震一样。

矿机被毁也是最初就在风险考虑之中的。1.1万个矿机彼此之间间隔很远,大型的太阳喷涌也许能毁掉一片矿机,但灾害过去后,地球会送来新的替补。

 

只要被毁掉的矿机数量少于十分之一,对于地球供应和经济不会有什么重大影响,

戴森网所挑选的这片区域,也是太阳喷涌较不频繁的区域,几年来,下方的太阳一直安安静静。

 

在数学家的计算中,这种事情发生的概率小到上亿年也不会发生一次。然而,在许多偶然的因素凑巧的情况下,离奇的灾害发生了。

 

由于1.1万台矿机在太阳表面不停的抽取时间,导致这里的时间急剧的减少。引起了一种局部空洞效应。

它就类似于地球上,人们不断的抽取地下水,最后导致城市的地面塌陷一样。

突然间,这里的时空引力关系塌陷了。

 

戴森网虽然有1.1万台矿机,但对太阳来说,太渺小了,就像一根针一样。现在这根针,在装满水的气球表面扎了一针。

太阳的表皮突然破了。里面的能量浆,像十万个火山爆发一样,从太阳的内部喷了出来。

 

当老乔从梦中惊醒,望向窗外,他看到了人类的渺小,

 

那种喷发用排山倒海来形容,也是太不够用了。喷发物像火山熔岩,像一根火柱,这根火柱的横载面就超过了几万公里,

老乔刚刚瞪大了自己的双眼,1.1个矿机和戴森网,就全部消失在火海中了,然后,老乔马上感受到了巨大的炎热,仿佛整个飞船就要在一瞬间融化。

 

当他明白过来自己会遭遇什么之后,他的生命就还剩下几秒钟了。

在这几秒钟里,他果断的做了一件事,他用力的按下了高维视窗开启的按钮,同时,他捏爆了一个时间球。把这几秒钟延长到半个小时之久。

 

但在外部看来,什么都不会改变。几秒后,太阳的喷发吞噬了老乔的飞船,就像一粒沙被巨浪拍过一样,一点声响都没有留下。

那股巨大的百万度高温的热浆,直向太空扑去。

 

在太空中,从太阳往地球的方向,有一条断断续续的长线,那些都是从太阳飞回地球的矿船。这些船上满载着固体化的时间,这是一条长年不断的运输航线。

这些线上的飞船,都开足了马力狂奔,但是没有用,它们逃不过太阳喷发的速度。

 

喷发物很快追上了那些船,一个接一个的吞掉了它们。就像是黑暗的夜空中,一条金色恶龙在吞吃一群小鸟。

 

没有料到的是,被吞掉的那些飞船,一个接一个的发生了爆炸,引发了连锁效应,喷发与爆炸一连串的向前推进。

 

百万度的高温,瞬间汽化了飞船和所有容器,飞船上储存的大量的时间被一下子释放出来,引起了周围时空和引力的巨大变化,这是数学家也没见过的场景,由于引力瞬间的剧变,导致时空被强力拉扯,形成了时空的爆炸。

 

这一连串的爆炸,把太阳的伤口撕扯得更大了,太阳像一个关不掉的水龙头,内部的高能浆向无垠的太空,源源不断的喷射出去。

 

 

在地球上,许焱在早晨醒来,他发现觉得异样。天上出奇的亮。他走到阳台上,戴上墨镜,朝太阳的方向看去,似乎太阳比平时亮了许多。

一瞬间,他想到了老乔。

 

他回房,扑到电脑上,果然收到了老乔发来的信息。

那是一个音频文件,他点击播放,只听到音频里面传来巨大的噪音,像是麦克风放在巨大瀑布下面录到的声音,

 

他扭大声音,仔细的听,听到里面有个人声在叫喊,那是老乔的声音,

老乔尽全力的喊道:

“太阳超喷发……地球危在旦夕……我用了透镜观看……还有第二轮更大的喷发……你还有48小时……我回不来了,再见!……”

 

接着是巨大的嘈杂声,然后声音断了。

许焱目瞪口呆,他又听了一遍,然后才意识到,那是老乔生命最后一刻的声音。

老乔他……他已经死了?

 

一种巨大的惊恐感席卷了他的全身。

 


时间金融学_69

在这辆撞坏的冒烟的汽车的上方,是一幢专做时间金融的投资机构大楼。

楼里的工作人员正在电脑上敲敲打打,

“新的理财产品811号,812号,813号……都可以准备销售了,这次,利润可以放大200倍!”

 

理财产品已经是透支未来的时间的价值了,但是贪婪的金融机构还是不满足,因为价值100的时间卖107,收益太少了。于是他们想到了在这些产品上再加杠杆。

 

由于BB集团无止尽的向整个市场投放更多的时间,导致时间金融理财几乎没什么风险,这些机构的胆子越来越大,20倍杠杆便成了200倍杠杆。于是3个点的收益变了600个点的收益。

钱来得太快太容易了,有的金融工作人员每件名牌衣服只穿一次就扔,有的人一边上班一边磕迷幻时间丸……

 

这样的繁荣还能持续多久?

也许可以无穷的持续下去,毕竟,BB集团会无限的供应时间……

“快看新闻,BB集团又有大动作了!”突然有个人喊道。

 

人们打开电视,看到新闻正在播报:“第二代恒星时间矿机已经准备就绪,1万台矿机将用戴森球技术分布在太阳表面,开始更大规模的开采……”

 

1500艘飞船全部搭载火箭,从地面上发射,火箭一枚接一枚,就像不要钱一样,24小时连珠炮似的发射,远看就像是放烟火。

 

要知道,每枚火箭都要燃烧掉上百吨燃料,而BB集团的发射场要连续发射1500枚火箭,

经过几天几夜之后,发射场上空的天空,连云都没有了,大气层被连续不断的冲击,大气和臭氧层都在那里出现了一个持续很久时间的空洞。

而在发射场周边的上百公里范围内,空气和地面的热度都比正常情况下高出十来度,

 

当1500艘飞船到达太阳表面后,1万台矿机分布在太阳表面,像是密密麻麻的黑点。

在矿机与矿机之间,许多的耐高温金属结构把它们固定起来。就像是一个个蜂巢,

 

BB集团只是利用蜂巢状的结构,在太阳表面形成了一个网状结构,可以这样形容它,在太阳表面,出现了一个伞冠,覆盖了太阳表面的一小块区域,

这个伞冠是由均匀分布的1.1万个矿机组成的,所有矿机之间,用耐高温金属件固定在一起,

 

这一景像也在地球上被新闻报道了,不过这次引起的轰动效应远不如第一次,似乎人类已经习以为常了一样。

 

在戴森球建成的那天,不,准备说应该叫戴森网,许焱等待着数学家先生。

数学家已经好一阵子没来许焱的时间线了。不知道他在忙什么,许焱知道,数学家投资许多条时间线,就像一个人在几十公司当董事长一样,不可能每个公司都经常去的。

 

许焱对着那张空椅子摆好茶具,数学家要是没来,他就自己慢慢的喝完茶离开。

 

数学家最终没有出现,在那张椅子上,只出现了一个信封。许焱拿起来一看,是数学家写给他的信,内容只有一句话,数学家很满意,让许焱加油。

 

 

太阳活跃周期有一个11年的大致规律,每隔11年,太阳会进入一次高度活跃期。在戴森网组装好之后,太阳活跃期正在到来,

 

除了BB集团之外,地球上还有一其他的组织与研究机构在高度的关注太阳,比如紫金山天文台,NASA,还有专门研究太阳的一些学术机构。

虽然这一年的太阳虽然马上快到11年周期的高活跃时期了,但是,从观测上看,这一年的太阳,比平时状态还要低迷一些。黑子与耀斑的观测都比以往的高活跃周期要少一些。

 

老乔在太阳已经生活了几年了,地球发来的信息,大多数他只是瞄一眼标题,很多内容他都没有打开,所以最新的地球上的机构的文章他都没有看到。

他也没必要看那些1亿公里外的人写的关于太阳的报告,

 

毕竟,对于太阳,有谁比他更权威呢?

他透出窗户,戴上护目镜,眼前的便是太阳。没有人比他熟悉这个无比巨大的恶魔。

 

一直以来,他在试着组装一台新的透镜,他一直想重现刚来太阳时观察到的那令人惊恐震撼的一幕。但是,矿机的高维窗口只能开一次,因为一但开始挖矿,窗口就不复存在了。他必须重新自己再造一个透镜才行。

 

当他终于成功的时候,他隐约的感到不安又兴奋。

“明天,进行观测吧,”老乔这么想着。老乔看了下钟表,定下了一个八小时后醒的闹钟,然后一边想着太阳,一边沉入了梦乡。

 

他做了一个奇怪的梦,他看见太阳像一张恐怖的大口,正在将他一口吞没。

 

在梦中他拼命的逃,但是逃不掉,太阳之口如此巨大,不仅仅要把他,还要把整个飞船,整个戴森网,甚至整个地球都一口吞掉。

 

他在梦中叫喊着:快逃啊!快逃啊!但是没有人听到。

 

“太阳,就要把我们全部吞掉了!”他大叫一声,大汗淋漓的醒来,心咚咚直跳。

 


时间金融学_68

来自太阳的时间被送到地球后,价格比别的时间贵三倍,仍然被一抢而空。一时间,网站与媒体上充满了开箱、品鉴太阳时间的热潮。所有的人一致给予五星好评。

 

这种对太阳的热爱,是基因里就刻着的,是无法抵抗的,

有人说,“能够每天在这样金色的时间里生活与工作,真是最最幸福的事情了。”

有位知名评测员,在连续在太阳时间里生活了72小时后,再也无法接受正常的地球时间了。因为太阳时间里的生活感受太美好了。

 

随着1000台矿机的产能提升,很快,每个人都能有机会用上太阳时间。

BB集团的第二代矿机、1万台生产已经在部署了,更大规模的开矿很快就能变成现实。

 

许焱送了几罐金色时间给数学家,数学家品尝了一下,很满意,点点头说,“你这里进度很好,保持,接下来几个月,我就不来了。”

他要到别的时间线去了。数学家说过,他越是看好一条时间线,越是一切进展顺利,他就来得越少。

之前,他一直盯着许焱,要他赶进度,现在他对进度放心了,就很长一段时间不会来了。

 

‘金色时间’大幅度投入市场后,整个经济带起了新一波的热潮。现在的地球,一片繁荣,尤其在夜晚,这一点看得更清楚。

 

重湖地产把崇拜和星安在全世界复制了100遍。繁华与不夜的都市遍布全球每一个大洲,到了夜晚,每一座城市都是彻夜不眠的。

富裕带来的人们的纸醉金迷,也同样席卷了所有的这些城市……

 

 

001号时间采矿船上,老乔收到了一个来自地球的信息,

许焱发来的信息:你啥时候回来?

老乔回复说,“我要继续在这里做研究。”

 

在太阳外层工作,是一件非常艰苦的事情,这里行动不便,舰艇狭小,而且巨闷热无比。

医生们也都劝老乔早点回地球。一般来说,长期呆在太阳的表面,对健康有很大危害。而且,在那恐怖的火之地狱上方呆那么久,很多人都会得心理创伤的。

但是老乔似乎并不会产生心理创伤,他对于远离地球家园,对于孤独的呆在太阳上,没有任何障碍。

 

突然,飞船剧烈的震动起来。通话器里传来一阵阵的惊呼声。从窗口向外看去,1000台机器全部都微微的晃动起来,就像地震时,游戏池水面浮着的一只只小鸭子,在波澜中东摇西晃。

“报告情况,”老乔对着通话器说。

 

“发生了一次小型日喷。”通话器里,传来船队观测员的声音。“是一次常规的日喷,太阳表面有日震现象,没有超出警戒极限范围,”

“嗯,”老乔波澜不惊的说,“完成数据分析,一千台矿机重新归位。”

 

“日喷的情况,最近有些频繁,感觉好像太阳进入了活跃期。”观测员说。

“没事的,”老乔平静的说。

 

日震对他们一般没有影响,用地球的方式来比较,他们的矿机是浮在大气层里,而不是在地面,所以地震不会影响到他们。

飞船距离太阳比矿机还要远一些。如果碰到灾难,矿机会先遭殃,接下来才是飞船。

 

老乔在飞船里,向下俯视着太阳。太阳的表面密密麻麻的,就像大洋的表层密密的全是细碎的浪一样。一来到伟大的太阳面前,老乔就深深被它吸引,他就不想回去了。

他越是直视太阳,越是觉得它像一个巨大的引力之源,吸引着他,让他情不自禁的被这死亡可怕的巨物呆在一起。

 

 

在地球上,经过充分加速后的整个社会已经高度的发达,

经济进入狂飙时间,人们的富裕是空前的。

 

金融街已经大变样了。低层楼房全部都被娱乐场所占据。各种各样的灯红酒绿充斥和包围着这里。

金融街这里的人最能赚,而他们也是最喜欢在赚到大把的钱后,挥金入土进行消费的地方。

 

每天下午还没到下班时刻,成百上千的娱乐场所都开始亮起了各色的灯光,

“扭起来,宝贝们,扭起来!”一个金融行业销售员叫着,开始向天上大把大把的撒钱,女郎们欢笑着伸手去抢,销售员不停的撒钱,那些伸向空中抢钱的玉臂们仿佛像一片丛林。

 

娱乐场所里还到处都是‘迷幻时间’泡泡,享乐主义者们拉着性伴跳进时间泡泡,然后在里面全然忘记了自己姓甚名谁。

在迷幻时间泡泡里玩够之后,一群人醉醺醺的离开酒吧,虽然三个人都醉了,但他们还是爬上一辆新买的奔驰SUV,

 

一个醉掉的销售员说:“……丫都醉了,还能开车吗?”

那个开车的说:“老子,清,清醒着呢……”

刚音刚落,砰的一声巨响。车里的气囊全部弹了出来。原来汽车一头撞上了墙壁。

 

三人从车里乱七八糟的爬下车,一个人当街大吐,另外两个人却哈哈大笑,“你小子下午才提的新车,撞成这样了。”

那个车的主人却浑不在意,踢了一脚已经冒烟的车,大笑着说,“老子有的是钱,撞坏一辆没什么,走,我们接着喝!”